♥緋夜櫻♥愛寫作/愛畫畫/愛創作/愛藝術/愛舞蹈/愛理財/愛漂亮/愛美食/愛分析

 

  拒絕心靈乾枯!讓心靈雞湯護理師跟大家分享好玩生活!

love520love520like@yahoo.com.tw ♥MAIL如上♥ ♥~♥

✧心靈雞湯護理師和你分享好玩~多樣化~特別~天馬行空的快樂生活的遊樂園✧

在這邊分享各種豐富多樣課程~

 ✧品味生活✧  寫作/兩性/成長/理財  點此傳送門

✧才女日記✧   永生花藝/花禮創作/繪畫 點此傳送門

+乾燥花/永生花/捧花/婚禮/花藝設計(花材和課程相關問題)歡迎私訊緋夜櫻^_<

 

 ٩(๑❛▽❛๑)۶你們的留言~鼓勵~建議都是我成長的動力喔

夢忌.+.第一章.+.入殿

每個人的一生,從自己擁有了生命的那一刻開始,就開始會有夢。
也許你不常做夢,或許你每天都擁有一個新的夢,但是你一定曾擁有過一個深刻身如臨其境的夢,

那是怎樣的經驗呢?

一個讓你快樂自由呼吸的的絕美仙境?,也或者是些讓你悲傷難過到眼淚無法自拔的溢出眼皮的景象?甚至會是一個讓你停止呼吸甚至無法脫身的惡夢。

單然,如果你有入眠,今天的你,一定也是從一個夢境裡走出來的,即使你不知道或是遺忘了你的夢。

在夢境裡面,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有時候你會帶領你的夢境,但是有時候卻是夢境帶領著你,進入那個深不可測的詭譎靈奇空間,開始的是一段有著終點的旅程。

但是……你是否曾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在夢中無意觸犯了夢的禁忌,你的夢要你以死,甚至是其他更意想不到的方法來付出代價,而且你將從此無法脫離你的夢境,無論,你是醒著或是從夢裡醒來。

不再只是你單純的陷入夢裡,
而是夢……蔓延至你所生活且存在和呼吸的真實世界中。
瘋狂著…跟我的遭遇一樣。


一面黑色的森林被狂風摧殘著搖搖晃晃,如野獸般不停怒吼的風聲,在這片墨般絕黑的境地裡,我正在不堪的淤泥中行走著……

「這裡是我的夢嗎?真是討厭,我最不喜歡做這種黑漆漆的夢了!感覺好不舒服!」疲憊的我準備完大一的英文的考試,好不容易上了床,步入了夢鄉,本來很期待能夠夢到一些美夢,像是成為有錢人家過著貴婦生活呀、或是到百貨公司免費大血拼、在新光三越吃光所有美食、中了大樂透的第一特獎、環遊世界、或是和暗戀已久的酷酷男生談著戀愛,偷偷的幽會著……等等,哈,想一想,這些夢多棒呀!但是……我卻夢到這樣黑烏烏又詭異的髒兮兮的夢境,真是讓很久才能好好做夢的我大失所望,又失落又生氣又覺得自己很北七。
「煩死了!滿地的爛泥巴,到底要走多久才能天亮呀!而且這裡感覺真的很怪!」

走著走著,我發現我的腳踩進了一個硬硬的、濕濕的又黏搭搭的東西,
「唉唷!噁心死了!什麼東西呀!竟然卡住我的腳。」一個怪噁心的不明物體就這樣把我的腳包住,我氣的一腳用力拔起來,滿面冏容,
「天呀!好臭的骷髏頭唷!什麼鬼東西呀!都弄髒我美麗的腳了!昨天在做完足部沙龍的!誰掉的呀!自己的頭不會好好收好喔!真是的!還笨到放在這邊讓我踩!」
這種噁心的東西竟然出現在我的夢裡面,而且滿地泥濘不堪的爛泥巴,沒有美麗的花,也沒有鮮嫩的草,沒有金碧輝煌的皇宮,沒有像是張根碩般的帥哥,只有一些殘枯乾燥亂七八糟的植物屍體,真是傻眼。
我繼續不爽的一邊罵,一邊走,我無不希望這個爛夢可以早一點結束,

忽然一陣陰沉的涼風,向我吹來,我漸漸可以感覺到,那股氣流,已女人的第六感,我察覺到,似乎有個人就在我身後不遠處,也許是凝視著我。

「女孩!那個頭的主人...正是我」我不知道是誰在說話,這聲音聽起來,是一個成穩的男性聲音,但是帶著一點……令人恐懼的感覺。即使讓我感覺到骨頭麻麻的,但是我還是不想透露出我的膽小,因為我是個很愛面子的女生,我不爽的回他:「哼!那又怎樣?你說那是你的頭,你是不會收好嗎?而且現在你頭上的又是誰的頭?難不成你有兩個頭?笑死人了!原來連在夢裡也能看到笑話!哈!看來,這場夢並不怎麼可怕嘛~反到像是看一齣搞笑影劇,真是有夠白目的,哈哈!」我的相聲聽起來很假,但是我大膽的用開玩笑的態度,豪不顧忌的回答這個出現在我夢裡,

且來路不明的迷奇男子,因為我知道,這一切只是夢。

 

不料,這位神祕的白目男子聽了她的回話,他感到十分不悅,

畢竟……他才是個夢境裡的主宰者,擁有操控夢境的強大力量,這對於在夢界裡是一種大家都想得到的能力,而且只要他想要,他其實可以馬上讓這個沒有禮貌的女生慘死在這裡。

也許是女孩真的激怒他了,「妳這種態度很令我不高興!我是何等尊貴的夢境操控者,妳不懂得尊重我就罷!妳還用那種口無遮攔的狂妄口氣跟我說話!還有,如果妳敢再取笑我一次!我可以立刻送妳下地獄!」奈修斯怒氣沖沖的說著,那字字句句幾乎都可以溢出火般,

「呵呵!好笑!讓你不爽那又怎樣?這裡是我的夢!今天本小姐勞累了一天,妳不知道學生讀書還有一堆鬼考試很辛苦嗎?這位先生拜託幫幫忙!好不容易可以睡覺!好不容易才做個夢,夢到卻是這種亂糟糟、髒兮兮的爛地方,我已經很不開心了!還出現你這個白目自以為是的人,真是有夠倒楣!喔~喔~怎麼還沒天亮呀!」我無奈的看著旁邊黑鴉鴉的景色,內心超多哀怨的OS,其實我一點也不想鳥他,我只想趕快醒來。

「妳可真是大膽呀!」
生氣的他用帶著鑲有瑪瑙和晶透寶石的金手鐲,凶狠的手有力的,指著我,
「任何人遇見我都嚇的要死,只有妳還想丫頭這樣從容不迫,看來不讓你看看我這個夢境操控者的厲害,妳是不懂死亡的可怕的!」他似乎很生氣的說著說著,我只是覺得他很吵,拜託,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要說什麼,我也不知道我不小心踩了他的腦袋,喔……應該說頭骨,他有必要這麼生氣嗎?真是莫名奇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墨黑色的景色邊際,有一道向是迷霧般的粉光,蔓延開來,讓漆黑的夜燃起了一道幸福的光芒,我看見我親愛的父母親出現在我面前,爸爸和媽媽微笑的看著我,和藹而且慈祥。
此時,我還不知道接下來我的夢會發生什麼更奇怪的事情,我只是興高采烈的大叫「喔!爸爸!給我好多好多的零用錢~媽媽!這裡好髒亂唷,妳可以帶我們離開這嗎? 我們去吃東西,好不好?」人很奇怪,有時候在陌生環境,才會懂的親人的重要,而平常能看見親人朋友,似乎都視為理所單然,根本很少有人會珍惜,正當我開心看見爸爸媽媽,想要擁抱他們的時候……

「阿!」我大叫了一聲,
為什麼?怎麼一回事?爸爸和媽媽的身軀!突然!燃起了奇怪的藍紫色光芒,由衣腳的下方迅速向上怒燒,不一會兒,便成了一團熊熊烈火……

「阿!阿!好燙!好燙呀!女兒快救救我們!阿~阿~」爸爸和媽媽發出如同身軀被剝皮削骨般的驚悚尖叫聲,頓時讓我心寒顫了一下,停住,當我回過神來看,那雙軀早已化為一堆雪粉狀的骨骸,隨風吹散……「……」我無言了!

「哼哼!怎樣?驕恣的女孩?這樣妳可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哈哈哈!」他發出了可怕又怪滿意的笑聲。

我承認我覺得他這樣亂搞是有一點恐怖,但是我明白,這只是我的夢,做夢不必太認真,於是我大膽的對著這個討人厭的白目奇怪男子說:「那又怎樣?不過就是一場夢霸了!你的能力也不過這樣而已吧!真是無趣的傢伙呀~我看你去當焚化廠的工人好了!也可以盡量發揮你的專長!又可以節能減碳!畢竟現在地球暖化很嚴重,」我知道我的口氣有點不好,但是我一直很清楚,我正在夢中,這又不是真實的事情,我又何必認真!?又何必害怕!?即使感官所給予我的訊號是如此的身歷其境。

他聽到了我說的話,我感覺到他氣到手裡冒出了他的招牌!藍火光出來,如同他的眼睛一般寶藍,但我已經不想再花腦筋思考來回他的話了,太累了!此時我只想用耳朵聽他還想叫什麼,「妳會後悔你說出這些話的!我要詛咒妳!韓慕熙,我會詛咒妳的!妳這個沒教養的女孩!我要詛咒妳!妳會有報應的!走著瞧!」這就是他對我鬼叫的最後一句話。

隨著奈修斯的聲音如山谷回音般,不斷重複,漸漸的,一次次轉弱,弱到直到消逝,如同那白晝的星星,殞落消逝……

創作者介紹

心靈雞湯護理師♥緋夜櫻♥護理滋養你的心靈(多元創作/自由作家/永生花藝/財經研究/市場調查)

百萬作家+緋夜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暄妍Sylvia希唯雅
  • 文筆很好,很有趣的文章XD
    其實我每次都很怕作夢,因為常常都是從上面掉下來(冏),不然就是玩你追我跑的遊戲,每次夢完就累個半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