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平載我回鄭家後,
我收拾好東西,
打了一通電話給梓軒,
電話裡聽的出他的不耐煩,但我還是請他到咖啡廳等我,
我說我有重要的話要跟他說,
他告訴我他只有幾分鐘,希望我說快點,
我答應了。
前往咖啡廳的路上,
我盯著手裡那枚訂婚戒指,
純銀外加那耀眼的鑽石真的很美,
曾經我一直以為成為梓軒的新娘是最幸福的,
但後來紗紗的介入,我也不為所動,
心理想著,只要我對他好,
他有一天一定可以發現我的好而回到我的身邊,
但原來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已經走到咖啡廳了。

(若盈妳又想怎樣了!有話快說,我可不想讓紗紗知道我又跟你見面了!免的讓我心愛的紗紗吃醋。)
看到他站在咖啡廳外連坐著都等不及,
心裡十分感歎,原來這就是我一直所愛著的梓軒,一直把他視為王子,原來也不怎樣嘛!
我深吸一口氣,把手裡的訂婚戒指交給他,
(梓軒這段日子謝謝你了!也辛苦你了!我願意放手,我......)
(太好了妳終於肯放過我了!早說啊!好了這戒指我就收下了!沒事不要再來找我了!)
連話都不讓我說完,真是急燥的男生,
算了!這次我不會因為他不理我而流淚,
不會再因為他而左右自己的心情,
終於解脫了!
像是從籠子裡被放生的鳥兒般自由,
自在的呼吸著空氣,
好像好久沒有這種愜意的感覺了,
這個下午,
看著窗外急急忙忙的人們人來人往,
我自己和自己優雅的啜飲著咖啡。


快速衝回紗紗身邊的梓軒,心裡欣喜若狂,
終於可以逃脫沈總裁獨生女的魔掌了,
第一次照著自己的意思完成了一件事,
不用再照父母的安排和不喜歡的千金在一起了,
(紗紗看到這枚戒指一定會很高興的!)
打開鑰匙,
(紗紗!你看看這是什麼,我一直要給妳的禮物,嫁給我吧紗紗!)
梓軒跪在紗紗的面前,誠摯的眼神看著紗紗,
紗紗像是位女王一樣,嬌豔的身著滿身名牌衣服,畫著濃妝高高在上,
若是一般的女生遇到這麼深情的求婚一定會欣喜若狂的,
但紗紗看了一下那枚戒指,
(唷!戒指是不錯!但......)
梓軒問了一下(怎麼了紗紗寶貝?)
(寶貝?)
砰!
紗紗臉不帶任何表情的把梓軒手中的戒指甩到地上,
(你敢叫我寶貝!真是噁心!)
紗紗大聲嚷嚷著,
這一幕讓梓軒傻眼了!
(紗紗,妳怎麼了?心情不好嗎?不像平常的妳耶!)
梓軒也感到困惑,
(平常?呵呵呵!裝的也看不出來,愚笨的男人。)
紗紗冷笑讓梓軒心寒了起來。
(我一開始不過是看上你們家的錢財,後來我想想當你的情人也挺不錯的,
送給我這棟這麼大的房子、名牌包、名牌衣服,但......這都無法代替我的愛!)
(紗紗!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可以給妳啊!)
(你給我把包你的東西給我滾出去!)
(紗紗!妳怎麼會忽然這樣呢?我這麼愛妳!不給我一個理由我絕不走!)
紗紗用藐視的眼神低頭看了看梓軒,
(我又不喜歡你!也跟你玩夠了!你走吧!不要再來纏著我!)
梓軒抱住紗紗的腿跪坐在地,
(紗!.....)
紗紗一腳把梓軒給甩開,
(別搞笑了!我喜歡的人是修平!為了他我曾花錢買到千金的身分就想跟他相親,但是他卻連去都不去!
用了很多手段!後來打聽到他整天只在乎你和若盈,所以我學若盈跟你在一起,就是為了要吸引他的注意!
但是現在我發現他並沒有因此而喜歡我!為我吃醋!
所以我覺得夠了!我想是時候要跟你分開了!你沒利用價值了!給我滾!)

說完話,紗紗像是發了瘋似的快速把梓軒的東西快速亂塞在一個行李箱裡,

然後拳打腳踢的不顧梓軒大喊和哭鬧還是堅持把梓軒給趕到門外,

梓軒非常難過,一股股苦水和淚水無法宣洩,只好往肚子裡灌,

(蹦!)
紗紗已經把門鎖上,
梓軒只是低頭默默的看著雜亂的行李箱和滿地的東西,

她怎麼忍心對自己這樣?
楞了一會兒,
梓軒才開始收拾地上的東西,
他一一把衣服輒好收到行李箱中,
腦袋裡一片空白,原來,紗紗根本不愛自己,

她只想要從自己身上得到物質享受而已,
想一想,
自己給了紗紗這麼多,
即使家人反對也要跟紗紗在一起,
把自己的心和身全給了她,
連未婚妻的位置都打算給她,還為了她對若盈百般刁難,

阿......
若盈,
梓軒發現若盈對自己的好,
一幕幕在腦中浮現出來,
每天一早親切的為他更衣、打掃,為自己送便當,
若盈甜甜的微笑,柔細的聲音,
即使對若盈那麼凶、那麼殘忍,
若盈這四年來還是始終如一的對自己好,

不愛慕虛榮、從沒跟他要什麼名牌或禮物,
就是這樣純粹的對自己好,
她的關心在以前聽來只是令人厭煩的嘮叨,
但現在,他多懷念若盈的聲音啊,


即使一句也好,也是令他溫暖的陽光啊!

(若盈,我好想妳!現在終於知道妳對我的好了!)

梓軒東西收完了,
他在心底做了一個決定,
把紗紗忘了!我想要回若盈身邊。

唷!難得我們修平跟若盈感情這麼好!
鄭爸和鄭媽非常高興看到自己的好媳婦出院了,
還跟最有志氣最長進的大兒子在一塊兒,
這也是鄭爸和鄭媽所希望的,

(麻煩你們了!晚會結束還來接我們!)
鄭媽媽非常高興,

雖然小兒子不長進,但大兒子卻是一點也不讓他們失望,
鄭爸爸也很欣慰,
(若盈啊!聽鄭爸爸的話,忘了梓軒吧!跟咱們修平在一起也不錯啊!)

(是啊是啊!雖說梓軒是自己的兒子,但真沒想到他會劈腿呢!女人啊就是要有骨氣!
不要理梓軒了!反正他現在一定也在和那女僕......)

鄭爸拍了一下鄭媽媽的手,
(別提那不漲近又敗壞家風的小子,我們鄭家沒有這樣的兒子!)

(喔唷!鄭爸爸、鄭媽媽,快看今天窗外的燈好美喔!)
若盈一向很懂得如何讓家保持合諧,
大夥聽到若盈這麼一說,
才發現到原來窗外的街景滿是耶誕燈飾,非常迷人,
(好美喔!)
四個人一起和樂融融的欣賞起夜晚的美景。

(我去停車,若盈妳和爸媽先回家吧!)
修平將爸媽和若盈放在門口就走了,
(若盈妳先回家,我想和鄭爸去附近公園走走!)
(好的!爸、媽,路上小心!)
若盈向他們揮了揮手,進屋去,
(今天真是輕鬆快樂的一天!)


(若盈!是我錯了!我們不要解除婚約了好不好!請妳繼續當我的妻子吧!我不會再讓你難過了!)
若盈一打開門,沒想到梓軒卻衝上前去抱住若盈,

(梓軒?這......你不是......)


(若盈,可以原諒我嗎?之前是我做錯了!)
看到梓軒哭泣的臉,讓若盈有點心軟,但......


(你為什麼不早點發現我的好呢?我已經......)


(妳還是愛我的吧!妳說過妳只會愛我一個的!)
梓軒還是想挽回若盈,
在門口兩人拉拉扯扯的,
若盈不忍心推開梓軒,
而梓軒又不願意放開若盈,

剛好修平回來了!看到這一幕的修平,
心火熊熊燃起,
一手就揍往梓軒的臉上,


(放開我的未婚妻!)


梓軒被揍倒在地,放聲大吼,
(哥你不能這麼霸道!若盈本來就是愛我的!愛我的!若盈妳說話啊!)


若盈搖了搖頭,
(如果你早點回心轉意,我或許會回你身邊,但一切都太遲了!我已經不愛你了!)

這一番話瞬間打破了梓軒最後的希望,
沒想到兩個女人都不愛他了!
怎麼會!若盈不是一直深愛著我的嗎?她怎麼捨得離開我?


(老弟,就當哥的勸你一句話,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你能怪誰?怪自己無知好了!

也不想想這段日子你搞上女僕後荒廢了工作,
爸爸媽媽對你多失望,
現在看似被女僕拋棄又跑回來想得到若盈的溫暖,
做夢!你真的太不知道珍惜幸福了!自己好好反省吧!)


修平說完話後,帶著若盈上樓去,
回頭又說了一句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爸爸媽媽等等就回來了。)


梓軒看著修平挽著若盈
的手,一步步走上樓,
心裡真的百感交集。


如果是以前的若盈,
一定不會讓哥這樣碰自己的,
她曾是我的妻子,我怎麼會為了一時性慾拋棄這麼好的未婚妻呢?
也許吧!失去才知道原來是怎麼的美好,
我好想要時間倒轉,
再給我一次愛妳的機會,
回到我們相遇的那天,
即使是妳父親安排的相親又如何?


也許是上天讓我們兩相見的啊!
我怎麼會沒有想到呢?
若盈啊!我好想要你回我身邊,
如果可以請讓我好好補償妳吧!
過去四年有若盈陪伴的,今日回想都是幸福的日子,

但也是自己的愚昧將這幸福拱手讓人的,
那什麼紗紗!跟若盈相比,簡直就是愛慕虛榮又可惡的女人!
耶誕將近的夜晚,梓軒獨自一人在門口吹風,
飲恨、後悔。


(咚咚!)
修平走近若盈的房門口,
(是誰?)
(若盈,是我!)
(喔!修平你進來吧!門沒鎖。)
修平為若營準備了宵夜,花果茶和幾片巧克力的手工餅乾,
(修平這麼費心!謝謝了!)
修平真是個體貼的好男人,過去四年裡他也常常為我準備點心,
即使他上班很辛苦,還是會抽空陪我,
之前因為未婚夫還是梓軒,所以很少像現在這麼仔細的欣賞他用心為我準備的一切,
原來,被疼愛、被呵護就是這麼美好,
總是以為幸福是甜蜜的負擔、是沉重的,接受了修平,才知道原來幸福就在我身邊,
而我差一點就失去這份可貴的幸福,去追尋那遙不可及的目標了,
若盈邊吃,邊偷喵到修平一直靜靜的凝望著她,
那帥氣清秀的臉,還有認真的眼神,都讓若盈的心跳的越來越快,
若盈害羞的把餅乾快速咬一咬吞下去,
(修平你看什麼啊!都看四年了,不膩嗎?為什麼偏偏對我這麼好?),
若盈隨口問問,但其實這也是她心底長久的疑惑。
(哈哈!妳害羞囉!我又不只看妳四年了!我早就注意到妳囉,
因為愛妳,所以想對妳好、想好好珍惜妳啊!妳是我最心愛的女人。)
(喔!是喔!這麼愛我!)
(那是單然的囉!早在四年前妳和我弟弟相親,我就一直生氣說,
為什麼妳選的是我弟弟而不選我了!我很難過的。)
若盈輕輕捏一下修平的鼻子,
靦腆的笑了,
(修平你喔!哈哈!不過我很感謝你唷!愛我愛的這麼堅持,
才能讓我發現我喜歡你!)
她終於對我抱白說她喜歡我了!
這是我期待也是盼望已久的,
望著若盈的臉,
她正對我甜甜的笑著,
這次這個幸福的笑容終於是為了我而笑,
以前的我痛苦的、甜蜜的、酸酸的單戀和數不清夜晚獨自流的淚水,
此刻彷彿都得到了安慰,
心裡澎湃,激動亢奮的心情,這顆心,
(若盈,我會永遠愛著妳的!)
修平把若盈緊緊的抱在懷裡,
若盈也用手抱住他,
耶誕將近的夜晚,
兩顆新熾熱的燃燒著。

隔天像是回到了往常,若盈一早就替鄭一家人準備早餐,
打點好送他們出門,
修平帶著不長進的弟弟一塊兒到公司去,
梓軒也恢復心情開始處理公務,
看著弟弟,修平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生氣和憤怒的心情夾雜到讓他很難對梓軒說出一句安慰的話,
於是轉身離開弟弟的辦公室,
關上門,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眼前,讓他不敢相信,
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
身穿黑色名牌套裝,
還拿著一個名牌包,
那雙黃色高跟鞋,
(紗紗!妳在這裡做什麼!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修平生氣的說著,
紗紗一步步靠進修平,
(我是愛著你的!你怎麼這麼笨都沒發現呢?)
(噁心的女人妳又想做什麼!欺騙我弟弟的感情還不夠!還想怎樣?)
紗紗眨一眨眼睛,用嬌甜的聲音說:
(我就是因為愛你才靠近你弟弟身邊的!好不容易我現在也像若盈一樣像個千金小姐一樣了!
你怎麼沒有因此而愛上我呢?)
這女人對修平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反而像是個酒店小姐一樣,
不要拿若盈跟你比,
她才沒妳這麼勢力!
妳穿全身名牌又怎樣!
名牌又如何?
對我來說名牌不過只是個愛慕虛榮的人,因為可悲沒有自己特質才用名牌的好嗎?
況且妳全身上下都是我弟弟所給妳的,
外表也不怎樣,
只是用名牌包裝自己的草包!
若盈的善解人意又溫柔有內涵,
不是妳隨隨便便要比較可以比的。
(那個若盈的真討厭!像個女巫一樣佔據你的心!)
紗紗非常憤怒!因為她是為了誰才打扮的啊!
她是多麼希望自己可以贏若盈,
應該說打從聽到梓軒被搶走了,
她就想跟若盈一較高下,
好不容易贏得了梓軒的心,
才發現原來自己更愛修平,
本來想要鄭家兩個男人也為自己爭風吃醋,
沒想到還是沒辦法取代若盈在修平心理的重量。
(妳給我滾!再不走我叫警衛!)修平生氣的下了逐客令,
紗紗看到修平這麼生氣,心理更恨若盈了!
(好!我走!但我不會放棄愛妳的!鄭修平!你是我的!)
兩個警衛上前去要抓住紗紗,紗紗狠狠的甩開,
(放開我!不要碰我!我自己可以走!)
看著黃色高跟鞋達達的離去,
(這女的真是有病!)
修平越想越覺得沙紗真是不可理喻。

(紗紗啊!你回來囉!)
莊媽媽邊打掃邊說著,
想一想自己這幾天都沒看到鄭家二少爺跟自己女兒在一塊兒相親相愛的,
挺不習慣的,
(紗紗,怎麼愁眉苦臉的?跟二少爺吵架啊?怎麼最近都沒看到二少爺?)
莊媽媽一邊問著,一邊替沙紗整理好入內,
端了一杯紗紗最愛的焦唐馬奇朵,
紗紗冷冷的說,
(我和梓軒分手了。)
(什麼?)
莊媽媽嚇到了!杯子搖了一下但還好沒有摔到地上,
(紗......紗,妳說你和二少爺......)
莊媽媽想要知道她有沒有聽錯,
分手?
(別提它了!我又不愛他,他不過是我接近修平的工具霸了!
現在好了,修平竟然喜歡若盈,真是的!)
莊媽媽萬萬沒想到,
自己的女兒不是很愛二少爺嗎?現在怎麼又說喜歡大少爺呢?
(紗紗,玩弄別人的感情不好耶,妳......)
紗紗一聽到媽媽說自己玩弄別人的感情,
氣到開始發飆,
(妳給我閉嘴!什麼玩弄!我只是暫時的!而且我也沒得到修平的愛啊!)
(紗紗!妳不可以這樣!妳不是我認識的女兒紗紗!)
莊媽媽急著哭了,但......
(對!我不是!妳給我滾!滾!)
紗紗生氣的把自己的媽媽也趕了出去,
就跟趕走梓軒一樣,
莊媽媽在門外哭喊著,
紗紗開始播放搖滾音樂當作沒聽見,
(他的!最近超倒楣的!全世界都要跟我造反是不是!
原本想一步步靠進修平的,結果那白癡竟然跟我求婚!
噁心死了!還有那巫女,到底是怎樣啊大家都對她這麼好,
連修平也被她的巫術給迷住了!)
紗紗越想越氣,
看到梓軒送自己的某一個C牌名牌包,
一氣之下什麼也不管了就拿個美工刀猛割猛劃,
(該死的若盈去死吧妳!敢搶走我的東西!憑妳!去死吧妳!)
紗紗在屋子里鬧啊叫啊的,
將上搖滾樂也很吵,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下午,
太陽也快下山了,
莊媽媽看樣子女兒應該也不會開門了,
(紗紗怎麼這麼狠心,枉費我對她做牛做馬的。)
莊媽媽邊哭邊走在路上,
鄰居看到也不敢多問,
只是竊竊私語,
(你看那就是小三的媽媽!)
(唉唷!自己女兒不教好,去跟人家搶未婚夫!真是。)
(對啊!看了就討厭!)
隔壁的王媽媽和江媽媽早就看莊媽媽很不順眼了,
這時候前鎮子被小三搶去老公的孫媽媽剛好出現了,
聽說還得了憂鬱症治療好幾個月,
(死狐狸精的媽媽不好好待在家在這閑晃!看我用這石頭K妳!)
在一旁的王媽媽和將媽媽退到一旁看熱鬧,隨著人來人往的人群越圍越多,
莊媽媽被打的手都瘀青了,
滿臉又是傷痕又是眼淚,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妳們要打要罵隨便吧!)
莊媽媽已經想著認了吧!是自己沒管好自己的女兒的,錯都是自己,
正當哭到無助的時候,
(孫媽媽怎麼了這麼生氣!別打了!)
(唷鄭家小姐!我就看到這該死的狐狸精的媽媽啊!忍不住!)
(別打了!打了手也疼!看看這我今天去百貨幫您挑的!)
這一條剛好是若盈回家的路上,若盈看到大家在吵架,
很不忍心,於是把帶子裡的保養品分給孫媽媽,
(鄭家小姐真體貼!我最需要這保養的了!好久沒保養了!)
(那您拿去用吧!)
(哇!太感謝了!)
孫媽媽看到這是最新上市的保養面霜,高興的一拿人就又蹦又跳的走了。
還有一些試用品小容量的聽說不錯耶!妳們也分去吧!
若盈對圍觀的媽媽桑也送出了她剛買的東西,
大夥兒搶成一團,
已經沒人注意到莊媽媽了,
看到莊媽媽受傷的樣子,若盈感到十分心疼,
(莊媽媽,妳都受傷了!我送妳回去擦個藥吧!)
莊媽媽的兩像是受到了驚嚇後的呆滯,
她點了點頭,
於是若盈攙扶莊媽媽回鄭家去。

就這樣過了幾天,修平和若盈結婚的日子就在前夕了,
在若盈的哀求下,鄭家才決定又收留莊媽媽,
莊媽媽也更認真的替鄭家打理,
一大早鄭爸爸和鄭媽媽就去附近的公園散步,
剩下修平、梓軒和若盈在家,
梓軒正在看著電視,
但餘光偶爾會偏向修平和若盈的身上,
兩個人甜蜜的在沙發上看書,
(修平,這一本書還有另一部姐妹作品,幫我去樓上拿好不好?)
若盈開始會跟修平撒嬌了,
真是令人辛酸啊,前鎮子她還是我的未婚妻,
現在,她已經接受了哥哥的追求,和哥在一起了!
若盈啊,一次也好、讓我再看一次妳用愛慕的眼神看我的表情吧!
梓軒心中非常感慨,從紗紗趕走他之後,他才知道若盈的好,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前幾日的未婚妻一眨眼就要變成別人的妻子了!
原來,我們所擁有的幸福,就是在失去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原來有多幸福。
梓軒繼續看著電視,門鈴響起了!
(是誰啊?)莊媽媽前去開門,
一打開門,熟稀的身影,
(紗紗!妳怎麼了!全身都是血!)
莊媽媽被血漬嚇到了正要去攙扶紗紗,不料,
(那該死的賤女人在哪!看我ㄧ刀送她下地獄去!)
看到全身都是血的紗紗,
若盈也嚇了一跳,但她還是不慌不忙的說,
(紗紗!我馬上幫妳叫救護車!妳辛苦了!再忍忍!)
若盈看到受傷的人只想趕快幫忙就轉過身去打電話,
(請問是救護車嗎?這裡是......)
(若盈小姐小心啊!紗紗拿著刀在您後面啊!)
紗紗怒喊著,像是發瘋似的拿著刀衝向若盈,
(看我殺死妳這賤女人!)
若盈還沒反應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梓軒馬上衝到若盈面前,
(阿!!!!!!!!!)
刀子刺進了梓軒的肚子上,
梓軒為若盈檔了一刀,
(紗......紗,妳這又是在做什麼?)
梓軒說完話就倒地了,
(阿!!!啊啊啊啊阿!!)
紗紗嚇到了大喊著,
(人不是我殺的、不是我,不是、不是。)
一堆警察和救護車的人已經趕到了,
警察把紗紗扣了上救護車,
救護人員連忙抬梓軒上救護車,
(梓軒、梓軒!你還好吧!張開眼睛啊!)
若盈看到受傷的梓軒一邊哭泣著,
此時修平在樓上也聽到覺得不對勁,馬上衝下來沒想到來不及了,
弟弟受傷了!
(弟弟!弟弟!你還好吧!弟弟!)
(先讓我們把患者送到醫院!患者已經失去意識恐怕有生命危險!
現在必須馬上搶救炳病人!家屬請我們上救護車吧!)
哭泣的若盈和緊張的修平一起上了救護車,
莊媽媽說(你們快去!等等老爺和夫人回來我會跟他們說的!)
就這樣一行人上了救護車,前往醫院。

好在紗紗的力道沒有很大,刀子沒傷到器官,
梓軒住院兩週後就可以出院了,但這次發生的事情讓鄭家更討厭莊家,
無法忍受莊媽媽在鄭家工作了,
於是若盈私下為莊媽媽找了一處公寓讓她可以暫時安居一下,
還在紗紗坐牢期間去探望莊媽媽,
(莊媽媽!我來給您送便當來了!)
(若盈小姐進來吧!)
(莊媽媽,心情有沒有好點啊!)
莊媽媽看到若盈對她這麼好!心裡很感動,
(若盈大小姐謝謝妳對我這麼好,真抱歉,沒想到......我女兒......)
(莊媽媽別自責了!心情好點才會吃的多啊!我下午會再去看紗紗的。)
(恩!若盈大小姐妳真是善良啊!難怪大少爺這麼愛妳!)
若盈微微笑,(那莊媽媽我先走囉!)
(好!慢走!)
給莊媽媽送好了飯,若盈離開了小公寓,
(司機!麻煩送我到北德看守所!)
(好的!)
若盈到了紗紗被關的牢房,
前往探視莊紗紗,
莊紗紗被警察銬上鎖鏈帶往會面室,
看到原本就瘦瘦的變的更憔悴的紗紗,
若盈拿起話筒(紗紗!妳怎麼沒有多吃點呢?這麼瘦!)
紗紗也拿起了話筒(隨便好了!反正沒人在乎我的死活!我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了!)
若盈覺得紗紗講話非常消極,她想開導紗紗,
(妳怎麼會最可憐?你有手有腳沒病痛哪裡好可憐?)
(我又不像妳!生來有個有錢的爸爸媽媽,還能跟鄭少爺順理成章的結婚!妳這個大小姐!
怎麼會知道我的痛苦和悲哀呢?)
(我曾經羨慕過妳,莊紗紗!)
原本又要生氣的紗紗聽到若盈有羨慕過自己,感到十分疑惑?
一個堂堂大小姐,要什麼就有什麼,怎麼會羨慕我呢?不會是要取笑我吧!
(我羨慕過妳被梓軒疼愛。)
紗紗想起來以前的那段日子,梓軒每天送自己禮物、帶我去吃飯、一起玩樂的日子,
真是一段幸福的時光,
當紗紗開始沉醉在往事裡,
(紗紗啊紗紗!妳真傻!其實妳很幸福的妳都沒發現嗎?妳有個疼妳愛妳的梓軒啊!
他給妳這麼多禮物和愛,是妳自己太貪心了!才會讓自己陷入這樣的痛苦深淵裡,不是嗎?)
若盈看著紗紗,
紗紗清秀的臉旁流下了淚,
(幸福,真重......)
(紗紗啊,不要貪圖自己得不到的,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人也一樣,曾經我也跟你一樣愛著一個他根本不愛我的人,
我還是不放棄,死死的想抓緊他,但後來我想開了,
我才跟修平在一起的!一開始,我也不愛修平啊!)
紗紗流淚的說(是嗎?妳一開始就只愛著梓軒嗎?我以為妳,他們兩個都愛......)
(幸福就在妳身邊,好好珍惜!放了自己吧!不要再活的這麼痛苦了!也不要羨慕我!
嫉妒會讓人變醜陋的。)
當我要離開的時候,我看見紗紗留下了眼淚,
現在還是讓她靜一靜比較好,
我在思考著,人在這世上就是這短短的數十年,
有時候人生為人啊,每天每日每分每秒勞心勞身汲汲營營所追求的,
一直以為自己尚未得到的,只要得到了就會幸福,但卻忽略了身邊那些因為忙碌而看不見的。
有時後停下腳步,仔細端詳自己的四周,

一定可以發現有些微微發亮的寶石,所以,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才是把握幸福的不二法則,否則你也只會永遠困在得不到的痛苦輪迴中。


又一季春天的花開了,轉眼我已經30歲,我已經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叫做恬恬,
回首過去十年歲月的日子好像前幾天的事情一樣歷歷在日,
昨天剛收到消息,
梓軒和前兩年相親的女孩生下了一個小女孩,
紗紗現在在西門當上美甲店的老闆,和莊媽媽一起生活,偶爾她還會line我一下,
傳些她和莊媽媽的生活照,還聽紗紗炫耀說最近有很多比修平帥的男孩們追求她呢,
她說她很感謝我的一番話讓她出獄後重新振作,才發現這世界上比修平帥的男生有一堆!
可我才不這麼認為呢!不管,總之我們變成了朋友,


而我的爸爸媽媽也很高興我和修平在一起,
爸爸知道時還馬後砲說之前早就想介紹修平給我認識了,
是我那時候太迷梓軒,真受不了,


(若盈寶貝,妳起床啦!在想什麼啊!)
修平為我和恬恬準備好早餐了,
(爸爸、媽媽,餓餓!)
恬恬也醒了,
(好好!媽媽和爸爸餵妳吃飯喔!)
我抱著恬恬,一口一口的餵她吃粥,
(老婆,我愛妳。)
修平每天一早都會對我說這句話,
真的很感謝他這麼愛我,
接受他後,經過這幾年來,我發現我越來越愛他了,
這輩子至少做對一件事情就是愛他,
看著他對我的笑著,
(老公,我也愛你!謝謝你愛我!因為有你的愛讓我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修平抱緊我和恬恬,
三個人笑著,不發一語,
但此刻的我們,
真的很幸福!

創作者介紹

心靈雞湯護理師♥緋夜櫻♥護理滋養你的心靈(多元創作/自由作家/永生花藝/財經研究/市場調查)

百萬作家+緋夜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